harleyretinol

Sleep is the best meditation

哇卡卡卡終於忙完了~ 可以喝喝咖啡偷偷看  @Agony 太太的坦盪跟大雕萌妹了~ 開心

迷嬸會做的事 💙💙

達成 💙💙 兩天下來的結論: EunHae is REAL. 

最尊敬的哥哥 end

心心心心心~~~

GreyGrey:

前些日子,曹圭賢在節目上總是被問道:「圭賢呀,Super Junior裡的哥哥最喜歡誰呢?」

「利特哥、然後……銀赫哥……」明明他跟李赫宰一開始沒什麼交集,可是每次被問,銀赫跟利特的名字都會先在自己的腦海中冒出來。

朴正洙是規格外的隊長,每個人都最喜歡他。

至於李赫宰嘛,事出有因。

事情發生在數年前,當大家做事都還帶著點懵懂的時候。

 

曹圭賢很喜歡他赫宰哥。

當然,不是情情愛愛的那種喜歡。

李赫宰很善良,他很感激為自己祈禱的李赫宰。

李赫宰在舞台上非常帥,長相跟魅力完全成反比。

連魅力也算進去,李赫宰是曹圭賢心裡的No. 1。

 

曹圭賢喜歡李赫宰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他覺得,李赫宰很聰明。

鏡頭下,李赫宰總能神態自若地表現自己的藝能感。跟朴正洙不一樣,觀眾會知道朴正洙是那種上節目時每一個細節也經過精密計算的節目天才,李赫宰卻表現得似是而非。

曹圭賢覺得,李赫宰深不可測。

說李赫宰呆頭呆腦的人幾乎跟說曹圭賢聰明的人一樣多。

曹圭賢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聰明。李赫宰拍他肩膀說:「我們圭賢最聰明了。」

聰明如曹圭賢有時候也搞不清李赫宰到底是裝聰明還是真聰明。就算天生的藝能感再好,像李赫宰那樣憨笑著還能精準表現出觀眾想要藝能感的才算真聰明吧?

 

 

曹圭賢喜歡他東海哥。

當然,不是情情愛愛的那種喜歡。

沒有去到『很』喜歡,可是也正朝『很喜歡』的方向進發。

他喜歡李東海的臉--李東海的額頭很好看,符合他的理想型。

好吧,李東海也不是只有臉。

 

曹圭賢喜歡李東海的慢熱。跟慢熱人交往總會碰一下釘子,可是只要他認定你了,他便會傾出忠誠與真心。待在慢熱人的身邊會比較有安全感--雖然,李東海應該算是欠缺安全感的代表。

明明是東海『哥』,可是李東海比他更會搗蛋,有時更會拉著他一起搗蛋。他為李東海的臉感到欣慰,每次東窗事發,哥哥們看到李東海眨幾下眼便放過他了。好吧,他不該說李東海比他更會搗蛋--李東海那麼單純,能想出什麼鬼主意?李東海每次上節目,想個梗也要花上好幾個月。

每次看到李東海摟著哥哥們求饒時,曹圭賢便要懷疑上帝造李東海時是不是太專心去揉他那張臉了,於是李東海明明腦袋上有洞沒補好,上帝也看不到。

上帝這樣算公平還是不公平?

 

 

雖然他覺得李東海腦袋有洞,可是李東海的臉完全團殺,連希澈哥也要買他的帳。

厲旭那小鬼也整天嚷著說自己又被李東海電到。

不過,再被電也沒比李赫宰電的慘。李東海皺個眉,李赫宰便馬上貼上去。要是李東海多眨幾下眼,李赫宰便什麼都說好。

扮狗狗還是扮女人有什麼好為難的?只要李東海肯笑一下,李赫宰大概什麼都做得出來。

曹圭賢在這時候便會納悶為什麼自己之前會覺得李赫宰聰明。

李赫宰最怕李東海哭,李東海睫毛多抖幾下,李赫宰便慌張的不得了。大概李東海叫他去死,李赫宰絕對大喊一句『好』然後馬上從宿舍的陽台跳下去。

由新人組合變老組合了,曹圭賢對這恆常景象還是嘖嘖稱奇。幸好李東海很善良,不然李赫宰死好幾次了。

 

 

晚上喝紅酒時,他的室友晟敏哥說:「東海由第一天開始便是這樣子。」

李晟敏的話他不得不信--誰叫自己是後來加入的成員,而且當練習生的時間又是在眾人之中最短的呢。無論是李東海還是李赫宰,也跟李晟敏比較親吧。

「你別想著要跟你赫宰哥搶啊。」看到曹圭賢失落的表情,李晟敏笑。

「晟敏哥你胡說什麼啊!」曹圭賢大呼冤枉。李晟敏說的是玩笑話,可曹圭賢曉得這種玩笑真是萬萬不能開。

他喜歡懂事一點的啦。像李東海那種,一起去搗蛋便夠了,他沒李赫宰的能耐。

 

 

李東海在外人面前很溫順,在熟悉的成員面前會有點驕憨,在李赫宰面前……曹圭賢彷彿以為自己看到女王再臨。

「赫宰,我想要出門。」

曹圭賢正忙著砍怪,分神偷瞄打在玻璃窗上的雪花。哇,要刷新紀錄了。

「這麼晚?下雪了,你的新車要哭了。」

曹圭賢點點頭。嗯,李赫宰也不是第一下就說YES的,會掙扎一下。

「我開你的車去。」

曹圭賢聽見一陣砰砰咚咚聲,然後聽見閂門的聲音。他想,維多利亞女王就跟李東海差不了多少吧。他再一次覺得李赫宰遜斃了,卻覺得事有蹺蹊--那個是李赫宰啊!真的心甘情願被李東海這樣子使喚嗎?

換了是他,這輩子也做不來吧。

 

 

再過一陣子,有人敲了他的房門。

「圭賢,醒著嗎?」

是維多利亞的……不,是李赫宰。他急急砍完眼前的怪,再跑去開門。

「給你的宵夜。大家都睡了,只有圭賢醒著。」

「謝謝哥。」曹圭賢個性再乖僻也會為熱騰騰的宵夜道謝,畢竟是李赫宰在這種天氣下出門帶回來的。

「你東海哥說要給你帶的,說你一定醒著。」

曹圭賢就知道,李赫宰沒那麼大方。

「東海哥睡了嗎?」曹圭賢問。

李赫宰說李東海怕冷,回來便馬上跑去洗澡。

「我們去客廳一起吃吧。」曹圭賢說:「一個人吃太無聊。」

 

 

天氣冷,熱騰騰的炸雞好像變得不那麼熱了。曹圭賢慢條斯理撕開炸雞,本來完好的炸雞一下子皮肉分家。幸好,裡面的雞肉還是熱的。

「哥你都順著東海哥。」

李赫宰露出憨厚的笑容,悠哉地吃著炸雞。

「你明明精明得很。」

李赫宰不說話,靜靜咬著炸雞。全宿舍只有他們仨醒著,浴室裡的水聲傳到客廳。

「圭賢終於有弟弟的樣子了。」

「哥想多了。」曹圭賢馬上澄清,沒想到李赫宰以為他是小孩子鬧脾氣了。他接著說:「哥看起來好像很幸福。啊,東海哥也幸福。」

 

 

「被你這樣一說我都不好意思了。」李赫宰有點狼狽。他當然曉得曹圭賢不是像弟弟那樣撒嬌,他那句話只是想要唬弄曹圭賢,結果弟弟卻忽然跟他推心置腹。

那他只得老實了,表現出當哥哥應有的樣子。

「做人不用太精明。像東海那樣,開心就笑、難過就哭,不就好了。」

曹圭賢點點頭。他跟李赫宰獨處的機會不多,當大伙兒都在的時候,李赫宰好像比自己表現得更像弟弟。

難得李赫宰表現了像哥哥的一面。

「有哥在,東海哥笑都來不及呢,怎麼會離過?」曹圭賢也順著表現出弟弟該有的樣子。他這句可不是奉盛話,李東海一開始就開心就笑、難過就哭。然後當李赫宰跟李東海在一起的時候,李東海都笑得特別開心。

「有啊,會哭。」李赫宰用抹手紙把手抹乾淨,接著說:「他怕痛。」

「嘎?」什麼?痛?

曹圭賢有一下反應不過來。

「沒事。」李赫宰撇過頭去。

曹圭賢起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卻看到李赫宰一臉尷尬,他沒想到李赫宰會這麼坦白。

 

每每回想到這一節,曹圭賢就覺得當時大家都好年輕,就算這兩位哥永遠都比他大兩歲,可數年前大家做事還是帶幾分懵懂。

 

 

浴室的水聲停了下來。幾分鐘後,李東海披著毛巾出來了。

剛好化解了剛剛的尷尬。

「看吧,我就說圭賢沒睡。」李東海頭髮還是濕漉漉的。

李東海走過來時,曹圭賢彷彿可以看到他身上的冒出蒸氣。

「謝謝哥。」雖然應該是赫宰哥結的帳,可沒東海哥的話他怎麼能在冬天吃到炸雞呢。

「我就說圭賢很聰明。」李東海得意的笑了。這弟弟果然靈敏過人,曉得香噴噴的宵夜是他的功勞。

組合人數太多,曹圭賢過去都沒太多機會只跟這兩個哥哥共處,要麼就二缺一,要麼就是大夥兒。說真的,他不覺得這兩個哥哥有一整天在一起,只是當他們同時在自己眼前出現的時候,往往都靠的好近。

曹圭賢偶爾也要當個好弟弟,他識相表示自己該退下打怪了。

「那麼晚了,早點睡吧。」李東海也表現出當哥哥該有的樣子。

曹圭賢伸了個懶腰,接著說:「哥怕痛,也早點睡吧。」

 

每每回想到這一節,曹圭賢就覺得自己其實也年輕過,就算人人都誇他精明,可數年前他講話還真是帶著十分的懵懂。

 

 

化解了上一波尷尬的李東海已經洗好澡出來了,曹圭賢卻不小心製造了下一波尷尬。

偌大的宿舍裡,醒著的人都在客廳。曹圭賢不覺得,這時候會忽然有人睡到一半尿急化解目前的窘境。於是,他在李赫宰跟李東海來得及反應時馬上急步疾走回房間掩上門。

在他準備繼續砍怪之前,他聽見了門外傳出李赫宰的呼氣聲。

應該是微弱不可聞的呼氣聲傳入曹圭賢的耳朵,聲音帶著忍耐跟克制。他想,李赫宰應該是被捏痛了又不能大喊,痛的要磨牙。

曹圭賢決定在李赫宰的慘叫聲轉變成其他奇奇怪怪的聲音之前,果斷地閂上門。

繼續砍怪。

 

隔天,李赫宰就像個沒事人那樣,沒找自己算帳。至於李東海,第一次打照面時還有點尷尬,第二次就像啥都沒發生過那樣。

曹圭賢覺得,李赫宰也太有當哥哥的範兒了。如果他是李赫宰的話,他應該會上來敲自己的頭顱吧。

 

 

從此,每當在節目上被問道最喜歡Super Junior裡的那個哥哥時,曹圭賢不得不提李赫宰。

輪給朴正洙是理所當然,但憑什麼李赫宰能得到忙內喜愛?其他哥哥不解,怎麼自己會輸李赫宰?

 

曹圭賢朝李赫宰打了個眼色。                                            

因為赫宰哥,一直都在做我這一輩子也可能做不到事啊。

 

END


好久沒寫小短篇

我竟然把兩年前還是三年前的坑文平了好神奇

看著從前的坑,我也覺得我好懵懂啊(現在也懵懂就是了)